篮球小说排行榜前十
主辦: 攀枝花日報社主辦 爆料: 0812-3344444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: 0812-3344444

標題

新聞聚焦 時政 社會 理論 即時新聞 本土  國內 國際 專題匯總 康養 社區 公益 活動
權威發布 區縣 園區 服務 本網直擊 融媒體 直播 視頻 生活動態 教育 房產 文體 資料
你所在的位置: 首頁> 熱點滾動
深入大山志愿服務,寫得了程序代碼,修得好紅外相機,建得起太陽能電站
這個熊貓護衛隊,厲害!(美麗中國·保護區里的年輕人⑤)

時間:2019-04-10 來源:人民日報



  志愿者們在野外安裝調試紅外相機。
  本報記者 張 文攝



  保護區里的大熊貓。
  唐家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供圖

  四川唐家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的保護站中,白熊坪是最偏遠、海拔最高的,但也是名氣最大的。這是我國最早建立的兩個大熊貓野外觀測站之一。這里招募志愿者時,往往數十人“競爭”一個名額。

  核心閱讀

  就在這里,年輕的志愿者們巡山、救助動物、寫程序代碼、修紅外相機、建太陽能電站,用青春和才智為自然貢獻著力量。

  驅車進入四川廣元青川縣境內的唐家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,一路空氣清新,郁郁蔥蔥。數小時后,抵達林中一處水泥平壩,壩中矗立一棟木屋,便是白熊坪保護站。這里每年冰雨天氣長達8個月。

  就在這里,年輕的志愿者們巡山、救助動物、寫程序代碼、修紅外相機、建太陽能電站,用青春和才智為自然貢獻著力量。

  專業不一,志愿者們各顯神通

  乍一看,這就是山上的一個小型信號基站:太陽能電池板下,矗立的鐵桿上掛著一個外形普通的金屬箱。不過,金屬箱里“暗藏玄機”:紅外相機、人臉智能識別芯片、信號傳輸系統一應俱全。

  “這個是智能反盜獵裝置,布置在一些關鍵點位,能自動識別盜獵行為,并實時傳回影像。”保護站副站長刁鯤鵬表示,以前在盜獵高發地段需要派人設卡,或根據舉報線索實地查驗,這種笨辦法實在耗費人力,效果也不理想。如今,防盜獵不再是保護站最頭疼的任務:去年10月安裝這套智能系統后,憑借清晰的圖像資料,防止了好幾起盜獵的發生。

  這套厲害的“黑科技”,正是幾位短期志愿者研發的——他們都是著名工程類院校的學生,雖然在這里只服務了短短半個月,但不僅為保護站建立了各類智能系統,還建立了小型太陽能發電站,解決了站里的用電問題。

  唐家河保護區內的保護站中,白熊坪是最偏遠、海拔最高的,但也是名氣最大的:該站與臥龍保護區的五一棚觀測站齊名,是我國最早建立的兩個大熊貓野外觀測站。這里招募志愿者時,往往數十人“競爭”一個名額。

  “并不是只有學動植物保護的才能做志愿者。”29歲的顧偉龍來自北京,在保護站做志愿者已有4年。

  沒錯,這是一個年輕人“各顯神通”的地方:曾在遠洋貨輪擔任二副的顧偉龍,由于喜歡擺弄電子設備和機械,便“承包”了保護站的紅外相機、傳感裝置等器械的故障維修。他為保護站引入了海事聯絡設備,能隨時定位巡山隊友的位置,還改裝了對講機,使其聯絡范圍從4公里擴大到了10多公里。

  如今,保護站“科技感”十足,節約了大量人力物力。“程序員也能在保護站炫技。”志愿者陳奐琦說。她曾長期從事軟件開發與編程,得知每次從野外取回紅外相機后都需要人工處理數以千計的照片,她立刻花了幾個晚上編寫了一套圖像識別程序,實現了紅外相機內存的智能讀取和照片識別。

  苦中有樂,巡山也是個技術活

  早晨7點剛過,幾位志愿者便都已經起床工作:有人負責打包紅外相機,準備外出巡山;有人熬粥做飯,為大家準備早餐;還有人負責清點巡山的干糧,查看巡山路線。

  “保護站不是世外桃源,志愿者也不是度假的游客。”刁鯤鵬告訴記者,保護站的職能是綜合性的,從護林防火、防范盜獵,再到走訪周邊村鎮,都是志愿者的工作范圍,“每人每個月的野外作業時間不能少于21天,其余時間輪休。”

  即使輪休,最近的縣城離此也有5個多小時車程,多數志愿者都有“宅”在大山中好幾個月沒進過城的經歷。在大山深處巡護,是大家最日常的工作。“最遠的一次,垂直爬山1000多米。”陳奐琦告訴記者,自己曾一天在野外安裝了8個紅外相機,第二天胳膊又腫又麻。

  巡山的“技術含量”并不低。“你看前面灌木叢里顏色比較淺的這條痕跡,這就是獸徑,要沿著獸徑走,才能撿到動物糞便。”27歲的王海嬰是生態學碩士,在白熊坪做志愿工作已有一年多,她告訴記者,森林的動物們神出鬼沒,無法判斷種群大小,除了紅外相機,只能靠撿拾它們的糞便,提取DNA分析判斷。所以,找到并沿著動物在山中的路徑追蹤,才能做一個合格的“撿屎官”。

  工作艱苦,生活條件也頗為簡易。打開木屋里的儲物柜,除了大堆的蠟燭,就是一箱箱掛面。“去年建成小型太陽能電站前,這里用電只能靠附近的一個小蓄水池的微型水電。”刁鯤鵬告訴記者,冬季蓄水池結冰,木屋中只能點蠟燭。掛面便宜又容易保存,關鍵時刻是救命的口糧:去年夏季,暴雨沖斷了出山的道路,山外的物資送到保護站以前,志愿者們硬是吃了一個星期的掛面。

  巡研結合,用成果提升志愿者成就感

  保護站的木屋一角,一臺雙層冰箱是屋內為數不多的電器之一。拉開一看,里面堆放著大小各異的塑料瓶——瓶中裝著的,是大熊貓、豹貓、黑熊等動物的糞便和尿液。

  “這些都是巡山時好不容易搜集到的‘寶貝’。”刁鯤鵬告訴記者,這些塑料瓶會定期被送往外地的機構進行化驗分析,得到的數據將被用到保護站的科研項目中。“保護站現在是巡研教三合一,通過做一些科研立項,將科研融入志愿工作中,提升大家的成就感。”他說。

  紅外相機是野外科研觀測最常用的工具之一。“安裝紅外相機,要根據動物的‘身高’來調整高度,比如拍扭角羚,相機通常要安裝在75厘米高的地方。”紅外相機數據的整理由王海嬰負責。這是一項瑣碎而精細的任務,巡山時遇到布置在外的紅外相機,她會習慣性地檢查是否還有電。有一次,一只“特立獨行”的烏鴉愛上了紅外相機的“自拍”,幾天時間就在鏡頭前留下3000多段照片和視頻,迅速耗盡了相機電量和內存容量。

  在志愿者們的努力下,一篇篇科研論文在小木屋中完成。“有的科研成果甚至會推動保護站的工作。”刁鯤鵬告訴記者,對于野外出現的大型動物尸體,唐家河保護區曾經都是挖坑深埋處理。后來,志愿者們開展研究發現,大型動物尸體在野外自然分解時,其生態功能大于弊端。比如,在野外死去的羚牛不僅能成為黑熊、野豬的食物,其毛發也會被綠背山雀拔走筑巢。相關論文發表在國內的核心期刊后,保護區對野外的大型動物尸體處理也逐漸轉向自然分解模式。

  此外,保護站得天獨厚的條件,使其成為野生動植物相關專業實踐的極佳場所。“現在的獸醫,大多是精通養殖業和寵物的救治,而參加野生動物救治的機會很少。”曾參加受傷野外大熊貓救治的志愿者左謙學的是動物醫學專業,她告訴記者,每年都有受傷的野生動物來到保護站尋求幫助的事例,這種實踐機會非常難得。“目前國內精通野生動物救治的獸醫專家不多,希望自然保護區可以多培育這方面的人才。”她說。

  去年,保護站的負責人和志愿者受教育部邀請,前往北京向青年學生們介紹自然保護工作。“保護區財力有限,無法供養太多的專業人才,但可以通過招募志愿者來彌補。”刁鯤鵬希望,通過讓外界了解保護站的工作,能有更多有才能的志愿者到保護站來,加入到“熊貓護衛隊”的行列中。

 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04月10日 13 版)

網站聯盟

關閉

篮球小说排行榜前十